云南省:滇池土著魚的“回家”之路

在生態健康的湖體里,土著魚類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滇池土著魚種的“歸位”,能夠促進生物之間的相互制約,對恢復水生生物多樣性,維護滇池生態的平衡和穩定,促進水體良性循環起著重要的作用。

2019年12月17日,3500尾通過人工繁殖的銀白魚魚苗在滇池外海成功放流。至此,共有4種滇池土著魚成功“回家”。此前,滇池高背鯽、滇池金線鲃、云南光唇魚等3種土著魚已成功實現人工繁育,并放流滇池。

每一條土著魚的順利回歸,都傾注了科研人員的心血和汗水。它們有著怎樣的“命運沉浮”?它們的“回家”之路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滅絕之患:從25種到6種

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由于環境污染、外來物種引入、圍湖造田、酷漁濫捕等眾多因素影響,滇池土著魚類資源急劇減少,一些種類開始在滇池中絕跡。

“我們在滇池魚類資源調查中發現,滇池湖體土著魚類由20世紀60年代的25種,減少至目前的6種,6種土著魚分別為滇池高背鯽、滇池金線鲃、云南光唇魚、泥鰍、銀白魚、黃鱔,滇池高背鯽還有一定的產量,其余土著種群數量都很少。”昆明市水產科學研究所(以下簡稱“水產所”)所長安莉介紹,外來魚類的生物入侵也是導致土著魚類種群數量急劇下降或瀕危的主要因素。根據水產所調查的滇池現有23種魚類中,有18種為引入物種。這個數字說明滇池魚類近80%是引入物種,過多的引入物種擠占了土著魚類的生存空間,導致土著魚類數量減少甚至消亡。在滇池水體中,生命力頑強的外來魚類的種數和種群數量均占絕對優勢,而多數土著魚則被“逼迫”得處于瀕危狀態。

一些外來的草食性魚類,比如草魚,進入湖泊之后,不僅與土著魚爭奪口糧,還過度消耗水草,直接影響了土著魚類種群的繁衍。同樣,麥穗魚、黃䱂和高體鳑鲏等外來魚種,大肆吞噬土著魚類的受精卵,直接將土著魚類逼進“絕戶”的悲慘境地。

加之,從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起,工業化的迅速發展,加速了滇池水體污染,使土著魚的生存環境發生了劇烈變化。圍湖造田,修建防浪堤等設施,致使土著魚賴以生存的水生植物減少,產卵地受到破壞……

如今,已順利回歸滇池的土著魚滇池金線鲃、云南光唇魚、銀白魚等都沒能幸免于難。上世紀70年代,云南光唇魚數量開始銳減,到80年代滇池中已難覓云南光唇魚蹤影,只在周邊個別龍潭中有少量天然種群,處于瀕危狀態。上世紀80年代,滇池金線鲃已在滇池湖體絕跡。

而銀白魚上世紀50—60年代曾與多鱗白魚一起,占滇池魚產量的30%,是滇池主要小型經濟魚類。到了20世紀80年代,隨著滇池水環境遭到破壞,水質逐漸惡化,加之外來物種引入、過度捕撈等因素,滇池銀白魚的生存繁殖受到嚴重威脅,種群幾近消失,已被《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魚類》、《中國紅色名錄》、《IUCN紅色名錄》列為瀕危等級。

滇池高背鯽: 滇池唯一形成種群規模的“土著”

“滇池高背鯽不是滇池傳統的土著魚,上世紀50年代的時候,滇池高背鯽還不存在于滇池湖體中,到了70年代中期,滇池中才發現滇池高背鯽的蹤影,此后滇池高背鯽以其頑強的生命力,一直存在于滇池。”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漁業行政執法處副處長王勇介紹,上世紀70年代中期,鯽魚在滇池的產量猛增,從而引起人們的普遍關注。經研究發現,鯽魚有兩個種群組成,即普通型和高背型。與普通鯽魚相比,高背鯽在外部形態及生態習性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差異。高背鯽體色銀灰,體較高,頭較尖,主要分布在湖中開闊地帶,喜集群,產卵時間較早,至3月中旬已經達到產卵高峰。

不同于一般的土著魚種,滇池高背鯽是一種孤雌生殖的種群。孤雌生殖,即卵不經過受精也能發育成正常的新個體。這樣的特性,使得其能夠大量補充種群數量。目前,滇池高背鯽是唯一在滇池里形成種群規模的土著魚。

王勇介紹,作為滇池土生土長的品種,滇池高背鯽生長能力很強,與普通鯽相比,無論是同齡的長度和重量,還是它們在同一年齡所增加的長度和重量,滇池高背鯽魚都優于普通鯽魚。“滇池高背鯽主要生活在滇池的中下層水域,屬雜食性魚類,以有機碎屑、底棲生物為主要食物,合理增殖放流高背鯽,對減少滇池內源污染、凈化水質、促進生態平衡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同時,對恢復滇池生物多樣性,緩解滇池水體富營養化,都有促進作用。”

目前,滇池高背鯽已在滇池可以實現自然繁殖,形成一定的種群規模。但是,其自然繁殖的數量還比較少,因此需要人工放流來增加其種群數量。從90年代開始,昆明便開始連續向滇池放流滇池高背鯽魚,至今已向滇池放流數億尾滇池高背鯽。

云南光唇魚:3年時間 30余萬尾回歸滇池

云南光唇魚,俗稱馬魚,在云南主要分布于金沙江、珠江及其附屬湖泊,比如滇池、撫仙湖等,原在滇池為常見種,云南光唇魚屬中下層魚類,在江河、湖泊中均能生活,常棲息于多石塊的緩流水環境中,主要以絲狀藻類、有機碎屑為食,是云南重要的經濟和“環保”魚。

上世紀70年代,隨著滇池生態環境的變化,云南光唇魚數量開始銳減,到80年代滇池中已難覓云南光唇魚,只在周邊個別龍潭中有少量天然種群,處于瀕危狀態。

云南光唇魚獨特的營養生境具有凈化水體環境的作用,對促進滇池水質改善具有重要作用。如何保護和開發利用這一珍稀魚類資源?云南省水產技術推廣站(以下簡稱“水產站”)的科研人員們率先開啟了云南光唇魚的人工繁育之路。

從2010年起,水產站的科研人員便開始收集野生魚類資源,并持續開展云南光唇魚野生魚種的人工馴養與親魚培育、人工繁殖、魚種培育和病害防控等方面的研究工作。

云南光唇魚野外種群數量稀少,僅在水產站試驗基地“云南高背鯽原種場”周邊,還有少量分布。“少量的云南光唇魚會隨著龍潭水流到試驗基地的產卵場里,我們便開始陸續收集。”水產站高級農藝師華澤祥說,在收集的過程中,他們還發現一些開農家樂的農戶手里也有少量的云南光唇魚。“對于農戶來說,這只是一種普通的魚,對于我們來說,這些為數不多的云南光唇魚,就是寶貝,我們軟磨硬泡地把云南光唇魚從他們手里買來。這些陸續收集到的云南光唇魚,成為我們開展人工繁育云南光唇魚的首批親魚。”

2011年,借助“云南土著魚類繁育及推廣養殖協作項目”平臺,水產站正式啟動云南光唇魚人工繁育技術研究工作。“云南光唇魚一年僅產卵一次,每年的4月下旬到5月中旬,是云南光唇魚的最佳催產時間,我們必須把握好這一個月的時間,完成親魚的催產工作。”華澤祥介紹,對云南光唇魚的催產主要采用打催產針的方式,打完催產針,還要算好時間,進行人工擠卵,最后再進行苗種的培育。

2011年,水產站成功實現了人工繁殖和苗種培育。2015年,成功突破并掌握云南光唇魚魚苗規模化繁育技術。云南光唇魚實現規模化人工繁育,為開展增殖放流恢復野外種群和推廣養殖提供了物質基礎。

2017年12月26日,10萬尾云南光唇魚首次向滇池放流,這意味的在80年代曾在滇池一度絕跡的云南光唇魚重新“回家”。至今,滇池里已放流30余萬尾云南光唇魚。

歷經近10年的努力,如今,水產站已掌握了成熟的云南光唇魚規模化人工繁育技術。目前保存有云南光唇魚親魚500余組,后備親魚8000余尾,年繁殖魚苗能力達100萬尾。魚苗除滿足增殖放流需求外,主要用于開展試驗示范和推廣養殖。目前,水產站正積極推進云南光唇魚推廣養殖試驗工作,推廣范圍已覆蓋省內多個縣(市、區)。

“根據我們的觀察,目前,云南光唇魚在滇池里還沒有實現自然繁殖。”王勇表示,但是令人欣慰的是,隨著滇池水環境的持續改善,現有滇池水域的自然條件是可以滿足云南光唇魚自然繁殖的,云南光唇魚在滇池里實現自然繁殖指日可待。

滇池金線鲃:

放流11載 種群恢復尚需時日

滇池金線鲃,俗稱金線魚、小洞魚,成魚喜食小魚小蝦,為“云南四大名魚”之首,是滇池名貴原有土著魚的代表,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被列入國家二級水生野生動物保護名錄,歷史上也曾被譽為云南四大名魚之首,并稱之為“滇池珍味”,肉鮮味美,經濟價值高。上世紀80年代,由于水質污染等多因素的影響,滇池金線鲃已在滇池湖體絕跡。

2008年,楊君興帶領的研究組經過5年努力,成功實現滇池金線鲃的人工授精孵化、人工餌料培育、池塘馴養和人工繁殖,從根本上解決了滇池金線鲃的苗種來源,不僅為該魚類滇池湖體資源增殖提供了必要的苗種,并且為一定規模的池塘人工養殖提供了可能。

2010年,絕跡多年的滇池金線鲃首次放流滇池,重新“回家”。至今,11年間已累計放流滇池金線鲃約232萬尾。“雖然已放流11年,滇池金線鲃種群恢復仍不理想。”王勇表示,目前,通過回捕的金線鲃來看,其在滇池的生長狀況非常良好,這說明滇池是非常適合金線鲃生存的。但是,滇池金線鲃仍沒有形成自然繁殖的種群,滇池里的金線鲃數量還是很少。

“金線鲃產卵對水域環境的要求很高,滇池水域環境還不能夠滿足金線鲃的繁殖條件。”王勇介紹,由于金線鲃需要通過滇池周邊山澗小溪回游至龍潭里進行繁殖,但隨著人為因素對環境的破壞,回流通道受到阻斷,種群也逐漸消失。只有打通滇池周邊山澗小溪等回游通道,才能為金線鲃的自然繁殖提供條件。“如果金線鲃能夠自然繁殖成功,將在很大程度上有利于改善滇池內部的生態循環系統,進而改善滇池水質。”

“經過我們對隨機回捕的金線鲃進行解剖發現,金線鲃肚子里有銀魚幼苗或者銀魚受精卵,這說明,金線鲃是以銀魚為食的。” 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研究員楊君興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介紹,由于銀魚主要吞食水中的浮游動物,而浮游動物則以水中的藍、綠藻為食,如果銀魚數量過多,容易造成藍藻暴發。而金線鲃屬溫和肉食性魚類,進入滇池后會捕食滇池里面的銀魚,使滇池里銀魚數量得到有效控制,從而抑制滇池藍藻的暴發。“此外,滇池里面的銀魚和蝦都是一年生的,每年都會有大量的銀魚和蝦死亡,如果不及時清除,將會對滇池造成二次污染,而通過金線鲃對銀魚和蝦的捕食,也會避免銀魚和蝦對滇池造成污染。”

王勇介紹,目前,昆明共有3家單位取得馴養繁殖金線鲃的資格,分別是云南省水產技術推廣站、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豐澤園植物園有限公司,可以提供大量優質的金線鲃魚苗。“未來,我們將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加大滇池金線鲃的放流力度,以期在滇池現有的水生態環境中找到滇池金線鲃能夠自然繁殖的方式。”

滇池銀白魚:

4年攻關 滇池特有“土著”重新回家

銀白魚,隸屬于鯉科、鲌亞科、白魚屬,地方名小百魚,中小型魚類,體呈銀白色,肉質厚,警惕性高,易受驚擾,離水見風不易存活,滇池特有種。

2013年,在水產所執行的一次常規滇池漁業資源調查中,安莉在一堆紅鰭原鲌中發現了一條未見過的“白魚”,對滇池魚類很熟悉的她敏銳地意識到,這可能是個新發現,果然經過鑒定后確認,原來這是已瀕臨絕跡的滇池土著魚——銀白魚。

在隨后的魚類調查中,安莉便對銀白魚開始了持續關注。遺憾的是,由于滇池內銀白魚資源量稀少,一段時間內再難看到它的蹤影。但是,安莉和其他同事都沒有放棄,在沒有專項資金支持的情況下,主動拓展了工作任務,對銀白魚展開了持續的跟蹤調查。

經過4年的努力,終于摸清了滇池銀白魚的生活習性。2016年,市水產所牽頭組建了“昆明市滇池土著魚保護研究科技創新團隊”,針對銀白魚開展保護性研究工作,系統地對銀白魚的生物學習性、人工繁殖技術和苗種培育技術開展研究。

銀白魚何時才能性成熟?銀白魚產卵需要什么樣的環境條件?受精卵孵化需要什么樣的條件?這一個個難題擺在安莉和她的團隊面前。作為滇池的特有魚類,銀白魚僅生存于滇池湖體中,由于分布地域小,在過去也沒有開展相關研究,所以歷史上對其的研究資料也非常少。因此,有關銀白魚的研究工作,研究人員只能從頭開始摸索。而銀白魚“見風死”等特殊習性也大大增加了人工繁殖難度。

經過4年艱難的科研攻關,2017年,安莉和她的團隊首次繁育出近3萬尾水花魚苗。經馴化培育,現在已經具備3000多尾親本,2020年首批子二代的繁育實驗完成。目前,水產所基本掌握了銀白魚人工批量繁育技術,未來可以滿足人工增殖放流的需求。

2019年12月17日,3500尾通過人工繁殖的銀白魚魚苗在滇池外海成功放流,滇池里種群幾近消失的銀白魚重新“回家”。

銀白魚回歸滇池,其生長情況如何?對此,安莉介紹,2019年,由于放流數量少,目前還未捕撈到標志放流的銀白魚,但在放流的同時,水產所在滇池大圍網用網箱試驗養殖了一批銀白魚。“目前長勢良好,說明人工培育出的銀白魚回歸滇池是能夠適應并生長的。”

目前,滇池中還有極少量的銀白魚群體存在,它們已經適應了滇池水質及生態的變化,能夠正常生長繁衍,但是由于本身種群數量少,加之滇池里還有和它們食性相同的其他魚類與其競爭生存空間,所以靠其自身的繁殖力是很難恢復種群數量的,要想把銀白魚的資源量恢復,還得依靠外來力量,也就是通過人工增殖放流來實現。

“如果水產所具備穩定的規模化養殖能力,可以穩定供應魚苗,形成具備連續放流銀白魚的條件,我們將會把銀白魚也列入到每年的放流計劃中,助力銀白魚的種群恢復。”王勇說。

安莉說,作為滇池特有土著珍稀魚類,銀白魚的種群保護及恢復,對滇池完整、穩定生態鏈構建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我們所做的努力,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通過人工繁育技術的突破,以及后續的增殖放流,輔以其他滇池水生態修復措施,使昔日的小白魚‘回家’,為滇池生物多樣性保護和修復貢獻一個科研單位的力量。”

未來可期:

更多土著魚將“回歸”滇池

在王勇看來,滇池土著魚是滇池水體生態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滇池土著魚種的“歸位”,能夠彌補滇池中其他物種起不到的作用。在物種相互控制過程中,達到滇池生態的平衡和穩定。未來,隨著滇池水環境的持續改善,以及越來越多的土著魚突破人工繁育技術,目前放流滇池主角之一的——“藍藻克星”鰱鳙魚也將逐漸減量,為滇池土著魚騰出大量的生存空間,“讓位”滇池土著魚。

可喜的是,在科研人員的不斷努力下,未來,將有更多土著魚回歸滇池。華澤祥介紹,近年來,水產站持續加大土著魚類原種收集力度,在試驗基地保存有滇池高背鯽、昆明裂腹魚、短須裂腹魚、金沙鱸魚、巖原鯉等10余個云南土著魚品種(種質)。其中,滇池土著魚昆明裂腹魚預計3年后,可實現批量化繁殖并放流滇池。

“除了銀白魚外,我們也對滇池流域以及金沙江的土著魚類進行了實驗性的研究,如中臀擬鲿(灣絲)、白緣䱀等魚類的人工繁育進行科研攻關。”安莉表示,魚類生物多樣性恢復是一項艱巨而漫長的任務,每一條土著魚種質資源的保護及種群的恢復都需要很多年的工作累積才能完成,每一項成果后面都是科研人員默默的辛勞付出。

“希望通過科研人的不斷努力,能夠讓這些日漸稀少的魚類保存下來,繁衍下去,讓后輩還能看到它們,讓我們的母親湖中有更多的魚類在自由暢游,也希望我們的工作能對滇池及相關流域的生物多樣性的恢復做出實際貢獻。”(出處:昆明市滇池管理局)
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