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魚正常,防病就不宜反復消毒殺菌,而應該多補菌?淺談酵素在水產養殖上的運用!


以前和一老客戶談到亞硝酸鹽的問題,現在亞硝酸鹽很高,可就是難以降下來,這是為何?這里來和大家分享下對于降亞硝酸鹽的根本方法。

現在許多人都喜歡用過硫改底,底質差需不需要改呢?確實需要,在溫度不高時用過硫是可取的,包括治療魚病時,急則治其標嘛,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底質改善下總是好的。但如果長期使用過硫、二氧化氯或者三氯異氰脲酸片去改底,就不可取了,會有什么問題呢?先給大家分享一個案例。

四川仁壽的養殖戶何老板,年初的時候,溫度不太高,當時飼料廠的技術員建議用過硫改底,但老板擔心水體對流引發魚病,同時也是為了把藥效發揮得更好,每周處理,提早預防,就每周都去使用一次過硫改底。使用了之后,發現水質越來越差,亞硝酸鹽比改底之前還高。當另一飼料廠業務員走到他那里,說之前使用含量低了,用他們廠里的過硫,含量高一些,于是他又在這位業務員那里采購了含量更高的過硫。用了幾次之后,水質更糟,成了泥漿色的混濁水,亞硝酸鹽的問題也沒有降下來。這位何老板打電話找到我時,我當時就建議把手里所有的化藥制劑都停掉,先把菌類培養起來,再把藻類培養起來。當使用了兩次的魚康芽孢原粉、酵素、乳桿菌還有活藻素后,水色也終于有了改善,這時再來測亞硝酸鹽,發現亞硝酸鹽不高了,水質也正常,魚吃料也好了。

其實產生這種錯誤認識和做法的根源在于對微生物沒有正確的認識。下面我們一起來聊聊微生物,這個熟悉又陌生的群體。

一、微生物可以幫助消化食物

除了含有消化酶類的消化液,其實微生物也在幫助消化食物。中國科學院的科學家就測出,人體有10%的能量轉化來自于微生物的作用。像人吃的食物海苔,人體并沒有消化海苔的基因,但人卻可以消化海苔,靠的是什么呢?就是通過人體內的微生物作用。而且人體血液中小分子物質,最多有36%的營養物質由微生物的分解提供。在科學家的試驗中,只要隨意減少實驗中的小白鼠腸胃中的幾種微生物,老鼠就容易出現抑郁、厭食、暴躁等癥狀,這說明微生物與動物已經結成一個密不可分的整體。

二、腸道菌群發揮的巨大作用

在給魚投喂的飼料中我們會發現這樣一種現象:越是能量高、蛋白高的飼料,魚越是容易出現大肚皮的現象,特別是在草魚養殖中最為普遍。經過我們的觀察與總結發現,只需要向草魚腸道添加干酪乳桿菌,調節草魚腸道中的菌群結構,就可調節草魚的過量采食與吃食不佳的現象,使之回歸正常。有的人可能會有疑惑,為什么腸道的菌群怎么會控制到大腦的決策呢?這就是接下來我們要介紹的“菌腸腦軸”。

菌腸腦軸是在腸腦軸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說的是腸道神經元與大腦神經元之間有相互聯系的通路。腸道可以向大腦傳遞信息,反過來大腦也可以向腸道傳遞信息。后來科學家發現,腸道中的各種微生物,也可以通過這條通路給大腦發送信號,所以就稱之為菌腸腦軸。

菌腸腦軸具體的運作過程是,細菌會產生各種激素。比如說,腸道微生物中大腸桿菌和芽孢桿菌,能產生去甲腎上腺素和多巴胺,鏈球菌和腸球菌能產生五羥色胺;芽孢桿菌和乳桿菌能產生已酰膽堿和多巴胺。而產生的這些激素,會把信號發給大腦的不同區域,觸發大腦神經細胞發出指令,然后肌肉把這個指令轉化成行動。

比如人為什么肥胖。人類腸道中有許多微生物都是喜歡膳食纖維豐富的食物,當膳食纖維類食物吃的多,就很容易感到飽腹感,但實際上這只是腸道微生物得到充足的營養物質后,向人體發出的信號。一旦反過來,吃一些高熱量的食物,這些食物里適合微生物消耗營養的膳食纖維少,所以腸道微生物就向人體發送饑餓的信號,就很容易吃得停不下來,最后吃撐了,出現肥胖。

正是由于菌腸腦軸的存大,才讓大家清楚的認識到,每一次決策的后面,不單是大腦的決策,其實還有微生物的影響。如何利用這一特點,讓魚的大腦做出決策,多吃飼料,但又要不過于貪吃就成了現代科學研究的課題。從目前粗放的運用來說,就是前面所說的在飼料里添加干酪乳桿菌,其實就是菌腸腦軸在實際生產的運用。

菌腸腦軸說的是腸道菌群對大腦的影響,包括食欲、性欲等各種欲望,這個比較難理解的我們已經解決了,反過來情緒也會影響到腸道的菌群。

我在一則科學小報上曾看到過這樣一則信息,那就是科學家做試驗時,把猴子裝在兩個不同的籠子里,在其中一個籠子里裝上一個電鈕,每間隔一段時間就接通電流,只要猴子按住這個電鈕,兩只猴子就可免受電擊,一旦到了時間猴子沒有去按,就會遭受電擊,試驗一段時間后,大家猜測哪只猴子發病了?就是在籠子里裝上電鈕的猴子發病了,發生了嚴重的腸炎。這與美國科學家的人體微生物組試驗完全吻合,此次前沿科學研究發現,當人體處于緊張、焦慮時,人體就會分泌傳遞生物信號的活性物質,如皮質酮、促腎上腺激素,這些物質在腸道可以促進大腸桿菌在腸道的繁殖,其影響力之大,甚至可以讓微生物的數量升高1000倍以上。

被影響的微生物不僅數量增加,而且細菌的毒素也跟著大幅增加。在日本水產專家發表的試驗中,就有這樣一個試驗,把大魚小魚放到同一魚缸中,大魚在魚缸的水中間大搖大擺的游動,小魚一會游到這個角落,一會游到另一個角落,總在尋求一個安全的場所棲身。

我在帶兒子去公園投喂觀賞魚時就發現,大魚總是橫在投料最多的區域張著大嘴巴等著吃料,而小魚呢,則在外圍游來游去,等著大魚吃剩的搶到一兩顆料就跑開后又再折返回來,偶爾有膽子大一點的,跑到中間也是搶吃了幾口飼料趕緊跑開,反映出來吃料的小魚內心充滿恐懼。也正是這種恐懼,影響到了小魚腸道內消化酶的分泌,才出現了同一養殖水域,大個體魚不出,小個體魚長得慢,當把大個體魚一出,小個體魚生長速度迅速提高。

魚的腸道細菌與魚的生長有相互促進、相互影響的關系。當把這個范圍擴大,就會發現魚體就像人一樣,也是一個有機的魚體微生物組;同樣,當把關注的視角從腸道推導到魚這個個體,再從單一的魚個體推及魚這個群體,再至魚這個群體與環境組成的一個整體,都離不開微生物的存在。

三、保留有益微生物

養殖環境中是微生物無處不在的,即使大劑量的使用消毒藥,在養殖環境中,也是不可能做到絕對無菌的。這一點去參觀下病毒試驗室就能體會到,在那樣嚴格消毒的情況下,也是很難達到絕對無菌的,所以才對試驗室分成了許多等級。

對于養殖水體來說,無法做到絕對無菌,那少菌行不行呢?也不行。細菌過少也會出問題,這一點拿魚來舉例,大家還是難以形象直觀地理解,我們不妨對比人來說。

在一百多年前的歐洲宮庭,當時的科學開始普及,科學家巴斯德開創了人們對細菌的認知,隨著顯微鏡的發明,貴族的女子發現,原來手與物體接觸會染上各種各樣的細菌。為了保持手的干凈,就經常使用含有殺菌制劑去洗手和手臂,但不曾想到的是,他們卻給文明進步帶來了副作用,許多人的手臂出現難看的斑點,以及一些皮膚類疾病。后來人們發現,人體的皮膚也是需要有微生物的,不然也會出現問題。

現代醫學普遍鼓勵孕婦自然分娩,為什么這么鼓勵呢,難道剖腹產有什么弊端嗎?如果對微生物了解足夠,就知道這里面還真有差異。

嬰兒在出生時,可以通過孕婦的產道首先接觸到媽媽產道里的微生物,然后定植到其體內,這樣可以增加嬰兒體內的微生物數量,讓微生物幫助人類構件所具備的生存優勢,通過產道傳遞給下一代,促進免疫系統的正常發育。正是緣于這個原因,順產的嬰兒人體免疫力相對更高,體內微生物數量相對更多。

這里可以說兩個案例,方便大家進一步理解。
比如人體內要是沒和微生物,人還能活下去嗎?不能,因為此時人就已經沒有免疫力了。人類歷史上的“泡泡男孩”,就是天生體內缺乏微生物,由于體內沒有免疫力,所以只能生活在特殊無菌裝置里,吃的用的都得消毒,最后在12歲時死于手術感染。
另一個案例,就是微生物在發酵過程中會產生熱量,能幫助人類維持體溫恒定,如人體腸道中所產生的熱量,可達每天1400千卡,這個熱量可供快走40千米,這就增加了人類的生存優勢。既然微生物能為人體提供熱量,那么人體內微生物數量會不會影響到人體的體溫呢?答案是肯定的。我們人體的正常體溫是37攝氏度,但實際上我們現在許多人的正常體溫不是37攝氏度,就是因為環境越來越干靜,抗生素的大量使用減少了腸道中的微生物。隨著人體內微生物數量的減少,所以體溫出現下降,英國曾有2017年做過3萬人的檢測,發現平均體溫是36.6攝氏度。
所以,并不是所有的微生物都需要被消滅,那些和機體共同工作,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的微生物不但不能清楚,反而需要保護。

推及魚類,魚的體表需不需要有益的微生物呢?確切地說,非常需要,如果魚生存在完全無菌的環境中,魚的生存質量立馬就會受到影響。
或許拿魚的體表來說,顯得不好驗證,那再次回到魚的腸道來看。就拿魚的食欲來說,魚想吃料與不想吃飼料,難道單純的僅受魚的意識支配嗎?我們已經從前文的菌腸腦軸中有了一定的答案。當我們在魚的飼料里添加一定量的干酪乳桿菌,如50斤的浮料,只需一包飼料添加100毫升,每間隔十來天,添加三五天,就會發現魚的腸壁在增厚,魚的采食量在增加,而這個對飼料的增加的量,顯然來自于微生物的作用與需求。同時還有調節魚類能量過剩的好處。

所以在養殖過程中,只要魚是正常的,預防還是不宜去反復的使用消毒殺菌劑,反而應該多補菌,如芽孢、酵素、乳植菌,維生水體中菌類的數量與種類。

四、如何控制機體內的細菌在適宜范圍

細菌除了影響寄主,其實還面臨著環境中各種各樣微生物的競爭。比如人體內存在枯芽孢桿菌,那環境中的金黃色葡萄球菌就很難在人體內定植,自然就不能對人體產生危害。再如有的細菌產酸,有的細菌產生過氧化氫,細菌間存在相互影響相互抑制的作用。例如人的口腔微生態里,牙菌斑上的變異鏈球菌,它會產生乳酸抑制其他細菌的繁殖。牙菌斑上的另一種血鏈球菌,則最怕酸。為了生存,血鏈球菌會產生抑制變異鏈球菌的過氧化氫。另一種牙菌斑的寡發酵鰱球菌,它卻不怕變異鏈球菌的乳酸,還能將乳酸轉化成過氧化氫,抑制變異鏈球菌。
人體內的細菌,最終的濃度,其實都是相互作用的結果。再如人體內的大腸桿菌,是人體內必須的一種共生微生物,但如果太多,又會患腸炎。人們發現,大腸桿菌繁殖需要鐵離子,所以就通過鐵離子來控制大腸桿菌的數量。人體內的擬桿菌,可以分解多糖,是一種對人體有益菌,但這種菌的數量過多,又會抑制人體中其他菌的生存,所以人體也會啟動反饋機制,抑制其生長。

五、結語

在整個生物漫長的進化中,這些微生物就隨著動物共同進化,經過億萬年進化驗證得到了共同生活的優勢,我們人為地加以破壞了,無論是環境的微生物,還是魚體內的微生物,都是得不償失。

總的來說,不管是微生物與人體,還是微生物與魚體,只要能提高寄主的生存優勢,不管是為寄生提供能量,還是幫助寄主消化食物,只要對寄主有益就可以了。

所以面對許多喜歡反復用化學制劑去改底,如二氯、三氯、過硫,如果一個月用上兩三次,其實對水體破壞是很大的,所以我推薦大家用生物制劑去改底,如成都魚康的酵素、芽孢原粉和干酪乳桿菌,好用又便宜,使用還方便。


作者:肖建春


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